第77节
作者:荔雾      更新:2020-11-19 15:43      字数:2213
  当宋渌柏捏住她下巴还要再吻下来时,有什么东西骨碌碌滚落在地,在安静的车内制造出一点动静。

  “什么东西掉了……”

  “不用管。”

  “不行,好像是我的袖扣。”

  他松开她,似乎是笑了笑,“是你的袖扣,还是我的?”

  当初出国前她送了一幅画和一对亲手设计的袖扣给他,等他准备将袖扣收进专门用来整理这个的抽屉时,才无意中发现有一对袖扣被她悄悄带走了。

  后来她在电话里和他坦白说是想要带走一点“纪念”,再后来那对袖扣就出现在了她的袖口。

  “你不是都送给我了。”她嘀咕。

  宋渌柏搂着她,低头替她找掉下去的袖扣。等东西终于找到,暧.昧旖旎的氛围也消散得七七八八,两人没再多留,直接驱车回了老宅。

  到家后刚一下车,就看见别墅门大打开,几道人影站在那里冲她挥手,宋历骁最按捺不住,笑着喊她:“杳杳!”

  甄杳和以前一样雀跃地小跑过去。

  又是很长一段日子没见,几人拉着她左看右看,纷纷说她又瘦了,还担心她衣服穿的太少会冷。

  总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好多话,心情才勉强平复,前前后后地走进室内。

  “杳杳,你航班五点半落地,今天没延误应该很准时,从机场到家开车四十分钟,除开一点杂七杂八的时间,本来该六点半左右到家,结果现在都七点了。”宋历骁眯了眯眼,“是不是大哥又带着你偷偷约会去了?我们多善解人意啊,忍痛让他一个人去接,结果他直接假公济私。”

  “才没有,是路上堵车了。”

  “杳杳,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时候,不自觉地就会去摸鼻尖,或者整理鬓角的头发?”

  “……”甄杳看着宋历骁不说话了,眼里带了些控诉的意味。

  “行了,杳杳一回来你就欺负她。”周惠把人亲昵地挽住,也没忘转头瞪视身后的宋渌柏一眼。

  宋毕更是摆出副没好气的模样,但也没多说什么,只象征性呵斥几句:“没轻没重的,不知道早点把杳杳带回来吃饭?把人饿着了怎么办?”

  宋延辞摇头失笑,打圆场道:“好了,爸,先吃饭吧,现在咱们才是真的难得团聚一次。往常都是我们总忙工作,现在杳杳是最难见着的那个了。”

  佣人将餐具一一摆在长方桌上,桌中央是银制的烛台,暖融融的烛光轻轻摇曳。

  旁边两三米远处就是大片的落地窗,窗帘被整齐收在两侧,餐厅里的人能将窗外的夜色尽收眼底。

  餐桌上的座位悄然发生改变,甄杳的座位和宋渌柏的挨在了一块儿。这当然不是谁主动提出的,而是宋渌柏单方面直接付诸行动。

  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,只不过始终没等来天气预报说会来的那场雪。

  甄杳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,才八点钟,还早,希望睡前能够等到,也算是弥补了没等看到初雪的遗憾。

  吃完饭,周惠嫌外面太冷不想陪宋毕散步消食,甄杳想了想,提议道:“要不然大家一起去暖房里坐一会儿吧?还可以一起说说话。”

  老宅花园里有一座修建得格外漂亮的暖房,四面及屋顶都是透明玻璃,里面甚至还有个很有情趣的壁炉。

  如果一会真的下雪了,观赏起来也方便很多。

  众人纷纷同意,就在从餐桌前起身的那一刻,甄杳忽然看见宋历骁指着自己身后,略有点诧异地说:“下雪了。”

  她蓦地转身,这才看到窗外的确已经落下了纷扬的雪。

  “下雪了。”她喃喃,眉眼一点点弯了起来,默默转头去看身侧无声而立的男人。

  宋渌柏垂眸看着她,轻轻勾唇,“嗯。”

  这样简单的几个字,只有他们才懂得其中的含义。

  众人前前后后地踏上花园小径,朝玻璃暖房走去,而甄杳与宋渌柏照旧落在最后,影子重合交叠的间隙,手已经握在了一起。

  他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,她却偏偏要从他指缝中探出指尖,再努力钻出去,和他十指相扣。

  “手指不冷吗。”他问。

  甄杳嘴硬道:“不冷。”

  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是下雪的日子,所以他格外纵容她,没把她的手再整个握回去。

  她轻轻呼出一口气,抬眸朝路的前方看。

  这条路并没有多宽,可是却载着一个又一个对她极其重要的人。最前方是惠姨和宋叔叔相携漫步的背影,宋延辞与宋历骁落后两三米的距离,身形在夜色中高大挺拔。

  而剩下的那个,现在就在她身边。

  已经过世的父母,大概已经成了此刻夜幕中俯瞰世间的繁星。

  下雪的夜晚似乎总是格外幸福而圆满,她好像已经别无所求。

  “哥哥,你说初雪会永远满足我的愿望吗?”

  “无论它是否会,”他的嗓音在安静的夜里平静而低沉,“我都会永远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  恍惚间,甄杳想起了他们第一次一起看的那场初雪。

  “那你不要反悔。”她转头看着他,眼眶微红。

  “不反悔。”

  少女浅棕色的眼睛,一如最开始说喜欢他时那样单纯与依恋。

  宋渌柏低头,逐渐靠近她时,雪花从他们之间纷飞而过,唇上温度一降再降,急需什么来汲取温热与柔软。

  即将碰到的一刹那——

  “大哥!你又想干什么!”宋历骁的声音远远地抛过来。

  甄杳吓了一跳,心虚地别开头看向前方,却见宋延辞无奈摇头,抓住宋历骁的手臂将人给拉走了。

  暖房已经离得很近了,在黑暗中撑起一团暖光。

  忽然,下颌上触及一点温热,是宋渌柏的长指轻轻将她脸转过去朝向他。

  略带凉意的吻真正落了下来,只是耐心而温和地触及柔软,却有什么沿着流向四肢百骸的血液,在内心深处融化。

  甄杳没有闭眼,她看见面前的宋渌柏也没有,那双眼睛的瞳色像夜幕一样黑沉,隐忍而热切。

  夜幕是极致的黑,黑沉中隐居零散的星辰,白雪如同飞絮,将夜幕衬托成了最好的底色。

  而这一刻,这一切都只是两人眼中有关彼此的背景。

  …

  -杳杳,你的愿望不用让初雪来满足。

  -我来。

  -正文完-
字首&发